只羡忘羡不羡仙

【魔道】情深不羡(八)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众人惊讶的看着周围焦黑的的土地,直到李非突然朝雪若冉扑了过去,某人灵巧的一个旋身,手里的折扇顺势往李非的头上轻轻一敲,李非就好像失了全身的力气一般,跌坐在地。
  “你杀了我夫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地上满脸狰狞的李非,雪若冉略弯腰,轻轻地一笑,“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我…”迟疑了一瞬,像是在证明什么一样,回道,“就是你杀了我夫人!”
    站直身体,折扇轻抵住白皙精致的下巴,“你看,你犹豫了,可见你也清楚,我那样做反而是给了李夫人一个解脱,我是做了你不敢做的事。”
  “别说了…别说了……”李非痛苦的抱住头,泪眼模糊的祈求道。
    雪若冉无奈的摇摇头,单膝蹲下,“告诉我,养鬼的方法你是听谁说的?”
    可惜李非现在陷入了混乱之中,谁的话也听不见。
    雪若冉看他一副疯癫的模样,耐心的又问了一遍,可是李非依然恍若未闻,眉头一皱,折扇略粗暴的挑起李非的下巴,某人的左眼里浮现出一朵紫色的莲花,看着他的双眼,冷声喝道,“说,是谁告诉你养鬼的方法的?”
    那朵魅惑的紫色莲花舒展着莲瓣,周围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绿色荧光,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李非呆呆的看向某人,双眼呆滞无神,仿佛被吸了心魄,如实的诉说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知道了想知道的,雪若冉站起身,折扇轻轻敲打着手掌,垂下的长发略微遮住了脸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魏无羡看着地上已经呈痴呆状态的李非,结合他刚才说的话,看来他也只是被人利用了,根本就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
    看着若有所思的某人,魏无羡转了转手里的陈情,“若冉,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倒是没有。”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折扇,嘴角勾了勾,“线索太少啊!”
    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看向几人,“这件事算是解决了,我就不回云深不知处了。”
  “你不回去?”魏无羡惊讶,蓝玥也疑惑的看过来。
    某人点点头,“突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去解决。”瞟了地上的李非一眼,接着说道,“李公子大概也只能这样了,他被那些死气侵蚀得太深,能活下来已经已经很不错了。”
  “那些死气好像很厉害。”魏无羡眉头微皱。
  “嗯,那些死气跟一般的死气不同,一旦被侵入会很麻烦,魏公子和含光君夜猎的时候小心些。”微微侧头,“蓝玥你也是。”
  “若冉也要小心呀!”
    某人笑笑,“好了,我该走了,后会有期!”
    道完别,雪若冉便朝着一个方向离开了,蓝玥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琉璃色的眸子闪了闪。
    魏无羡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膀,然后和蓝忘机手牵手的去善后了。
    再说雪若冉,走了一段时间后,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语调冷淡,“出来。”
    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黑色衣袍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脸上覆着一张黑色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面具上刻着一朵雪莲,白色的纹路占据了面具的左半边,一双墨色的眸子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见到某人,头微微低垂,好似很久没有说话般, 声音干涩沙哑,“主上。”
  “事情查的如何?”
  “已经全部查清楚了。”说完递上一张纸。
    雪若冉接过,扫了一眼,然后随意的丢下,一簇火焰燃起,那张纸瞬间化为灰烬。
    唇角微勾,雪色莲花在左眼里一闪而过,转瞬即逝,朝一个方向走去,一道淡淡的话语飘散在空气中,“走吧。”

【魔道】情深不羡(七)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雪若冉朝后退了一步,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折扇,语调不急不缓,“李公子,你在心虚什么呢?要知道,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是不可能的,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人啊,不能活在虚幻之中,要认清现实哪!”
  “嗯……”折扇敲了敲手心,某人思考了一下,“既然你说不出口,那我来说好了。”
    李非还没来得及阻止,某人已经笑眯眯的开口,“李夫人,你已经死了。”
    短短的一句话仿佛五雷轰顶一般,震得李夫人半天无法回神。
    迎着李夫人不可置信的眼神,雪若冉又笑眯眯的重复了一遍,“你没有听错哦,你已经死了。”以防她还没有听清楚,又补了一句,“死的透透的。”
    魏无羡的嘴角抽了抽,他突然发现某人挺恶趣味的。
  “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李夫人愣愣的重复,手按着额头,脑海里不时闪过一些画面。
  “夫人!夫人!”李非抱着她,神色紧张,“夫人你不要听他胡说,你没有死,你活得好好儿的。”
    过了一会,李夫人痛苦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一张漂亮的脸布满了泪水,“我都想起来了,我从集市回来的途中路遇山贼,他们抢走财物之后就杀人灭口……”
  “你夫君不让你烧了绣花鞋,是因为你是穿这双鞋回来的,如果烧了它,你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转着手里的折扇,某人继续说道,“你不能接受自己是鬼却依然和丈夫生活在一起,所以幻想了一个鬼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夫人,我是太爱你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李非紧紧地抱着她,语无伦次的说道。
    颤抖着伸出手抚摸李非的脸庞,轻轻擦拭他脸上的泪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我已经……”
  “没事,我们还有犀角香,还有这么大一块,够我们用很久的了。”李非说着急忙捡起地上的犀角,双手捧在两人面前。
    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两人,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一眼,已然明白对方所想,人的执念啊!
    雪若冉静静地站在不远处,墨色的折扇半开,掩住了完美无瑕的半张脸,冰蓝眸子微阖,晦涩不明。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夫人!”李非慌张的惊呼唤回了几人的思绪。
    循声看去,只见李夫人抱住脑袋,满脸痛苦之色,身上不断有黑气冒出,神色扭曲,李非紧紧地抱住她,一脸的不知所措。
     魏无羡一看这情况,当即喝道,“快放手,她要变成厉鬼了!”
    蓝忘机和蓝玥也是一脸凝重。
  “不放!就算变成厉鬼她也是我的夫人!”李非愣了一下后不仅没有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魏无羡刚想上前地面却突然颤动起来,一时不稳差点摔倒在地,还好一直注意他的蓝忘机扶了一把。
  “又怎么了?”
    还没来得及查清情况,李夫人突然挣脱了李非的怀抱,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然后李非也不管不顾的跟了上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切事情的根源都在那两人身上,几人现在也只能跟着。
    走出房间,几人才发现这处宅院已经变得阴风阵阵,鬼气萦绕,前面不远处的土地下慢慢伸出一只只苍白的手,一具具白森森的骷髅从地底爬出来,朝魏无羡等人走过来。
    随手碎掉几具白骨,几人一路前行,不多时就看到了被围在一堆走尸中间的李非夫妻俩,李非还算有些修为,还不至于太狼狈,倒是他的夫人,整张脸布满了诡异的黑色纹路,融入那群走尸之中,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
    抽出腰间的陈情,抵在唇边吹了几声,然而那些走尸和骷髅的动作却一点儿没有停顿。
  “蓝湛,小心些,这些走尸有古怪。”碎掉身边的骷髅,魏无羡语气凝重。
    避尘划过一道蓝色的剑光,被击中的走尸竟然顽强的顶住了含光君的一击,虽然它下一秒就挂了。
    蓝忘机点点头,沉声应道,“你也小心。”
  “若冉!”一声惊呼突然响起。
    两人转过头,只见雪若冉堪堪躲过近在咫尺的攻击,脚尖轻点,身影恍若鬼魅,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李夫人的面前,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对于周围走尸的攻击熟视无睹,轻巧的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李非刚转头就看到了这一幕,疯狂的吼道,“不要!”
    某人恍若未闻,白皙修长的手指上闪烁着淡淡的红光,下一秒红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李夫人的全身,眨眼之间已不见李夫人的身影。
    看着不断涌过来的走尸和骷髅,雪若冉的眼神一暗,举起手轻轻打了个响指,朵朵红莲在他的脚下升腾而起,绚烂迷离的红莲,一瓣一瓣绽放开来,开到荼蘼,不过瞬息之间,四周干净的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魔道】情深不羡(六)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等魏无羡和蓝忘机来到凉亭的时候,就看见雪若冉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满塘的莲花。
    魏无羡几步走过去,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下后,看着自家儿子若有所思的神色,随口问道,“怎么了?”
  “刚才李夫人来过。”
  “李夫人?”魏无羡一愣,“就是那个李非的夫人?”
    蓝玥点点头,“她说她遇到了一些恐怖的事。”
  “恐怖?”手指轻敲着桌面,魏无羡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来听听。”
    蓝玥便将刚才李夫人说的一五一十的复述了一遍,两人听完也都是一脸沉思。
    沉默了一会,魏无羡开口道,“那个李公子也不简单,虽然这宅子看起来很正常,可是仔细一看却又透着股怪异,而且这几天这里的阴气越来越重了。”
  “看来要快点查清真相。”
    魏无羡点点头,扫到一边一直没开口的某人,笑道,“若冉怎么了?怎么一直不说话?”
  “那位李夫人是鬼。”结果某人语不惊人死不休。
    几人均是一愣,还是蓝忘机最先反应过来,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原因。”
    雪若冉看着池塘里的莲花,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撩着莲瓣,笑得意味深长,“今晚会有好戏看的。”
    入夜时分,本是一派雅致的宅院,此刻行走其中却感觉鬼气森森,一行几人似是闲庭细步一般,却时时刻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真是浪费了一处好宅子啊!”魏无羡感叹道。
    雪若冉同意的点点头,“确实,这里的风水还不错。”
  “哦?若冉你还会看风水?”几人惊讶的看向他。
  “技多不压身嘛!”
  “也是。”
    ……
    几人一路闲聊,气氛很是融洽,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在这寂静的夜里很是突兀。
  “是李夫人的声音,快走!”
    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了卧室门口,推开门,只见李夫人只着了一件中衣,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一个火盆翻在一旁,一双精致的红色绣花鞋被烧着了一块,李非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香。
    看到几人推门而入,李夫人好似见到了救星一般,一脸希冀的看着他们,“含光君,求求你,救救我夫君,他一定是被那个女鬼迷了心智,求求你,救救他!”
    魏无羡先是一脸懵逼,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李夫人你先起来,有事慢慢说。”
    李夫人小声啜泣,慢慢站起来,略微理了理凌乱的衣衫。
  “嗯?这点的是什么熏香?好香啊!”魏无羡鼻尖嗅了嗅,突然问道。
    蓝玥朝周围看了看,瞟到一个莲花状的香炉,“是这个吧。”
    几人看去,而刚刚平静下来的李夫人一听到这话顿时又激动起来,几步走过去拿起香炉旁边一块黑色块状物,朝门口走去,“都是这个鬼东西,我要把它扔了!”
    原本一直沉默的李非神色突然就变了,拦腰抱住李夫人,想要抢夺她手里的东西,“这个不能扔!”
  “为什么不能扔?都是这个东西害的!”
    ……
    魏无羡看着那夫妻俩,一脸无奈的看向蓝忘机,这夫妻吵架真是没办法劝啊!
    蓝忘机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魏无羡立刻反握住,然后嘴角弯了弯,眉眼间全是温软的情意。
    对于自家爹爹和父亲随时随地秀恩爱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此刻他正想着要不要去劝一劝架,毕竟他们已经在这儿耽搁了许久。
  “古语有云: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寸心无可表,唯有魅一缕,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轻灵悦耳的声音幽幽响起,瞬间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雪若冉慢悠悠的晃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黑色块状物,细细打量起来,突然轻笑一声,“十斤犀角才能炼出一钱香,这么大一块,想必李公子花了很大功夫吧!”
    众人看向李非,他只是阴沉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说。
  “夫君,他是什么意思?”
    李非依旧沉默不语,看着李夫人慢慢变得绝望的脸庞,突然就爆发了,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夫人,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我、我……”李夫人不知所措的呢喃,“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是…可是……”
  “都是你!都是你!你们给我滚出去!”李非转头对着蓝忘机几人咆哮道。
    魏无羡也是一惊,他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有人让含光君滚,当然他不算。

【魔道】情深不羡(五)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大约小半个时辰过去后,雪若冉拿出一壶茶,一人给倒了一杯,丝丝果香弥漫于几人的鼻尖。
    魏无羡端起那杯茶嗅了嗅,“若冉,这是什么?”
  “金桔茶,有助于消化,我在院子里看到一棵金桔树,就摘了几颗泡茶喝。”
    魏无羡点点头,小抿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滋味顿时充满整个口腔,“好喝。”
    蓝忘机也是第一次喝这种水果泡的茶,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魏无羡看着手里的金桔茶,眼珠转了转,“若冉,你的厨艺这么好,那你会不会酿酒啊?”
    雪若冉虽然疑惑他怎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点了点头,“会。”
    魏无羡他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某人还真会。
  “我会酿的酒还挺多的,魏公子是要一喝就醉的还是怎么喝都不醉的?”
  “还有怎么喝都不醉的?”魏无羡惊讶。
  “有啊,只是酿起来比较麻烦而已。”眼珠转了转,某人笑道,“怎么?难道含光君一喝就醉?”
    魏无羡一愣,干笑两声,蓝玥也是不自在的别过了头,蓝忘机倒是依旧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看着这几人的表情,雪若冉了然的笑了,“这酒一时半会也酿不好,等哪天酿好了我送去云深不知处?”
  “那就谢谢若冉了。”
    几人在李家住了几天,自从吃过雪若冉做的饭菜后,再吃别人做的那真是一种煎熬,而某人正闲来无事,掌厨人便成了他。
    这天雪若冉正躺在凉亭里小憩,蓝玥坐在旁边看书,一时岁月静好。
    不多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某人拿折扇遮住脸动也不动地躺着,好似没听到一般。
    李夫人朝蓝玥行了个礼,便坐到了一边。
    雪若冉看着这位李夫人,来的这几天并没有怎么接触过,现在他却发现,这位李夫人美虽美矣,但整个人看起来却很憔悴,脸色也很苍白,而且透着股阴气,身上还有一股异香。
    作为姑苏蓝氏的子弟,且还是含光君的儿子,蓝玥自然是楷模中的楷模,即使从小就受自家爹爹的熏陶(荼毒),但在别人眼中依然是一副高贵不可侵的样子。
    雪若冉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靠蓝玥是问不出来什么了。
    拿下脸上的折扇在手里摇着,慢悠悠的晃到桌边坐下,抿了一口手边的茶,“李夫人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啊,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吗?”
    李夫人一愣,然后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勉强。
    雪若冉摇着手里的折扇,唇角微勾,“李夫人生得如此花容月貌,与李公子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哪!”
    即使李夫人现下心情不好,但哪个女子不喜人家夸她好看,遮面抿唇一笑,“公子说笑。”
  “我从不说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修长的手掌撑着下巴,眼尾上挑,眼里似有流光闪过。
    李夫人轻轻一笑,眉眼间却隐隐带着忧虑。
    白皙的指尖轻点下巴,眼睛眨了眨,“李夫人若有忧心事的话不妨与我们说说。”
  “这……”李夫人似有迟疑。
    雪若冉笑道,“夫人若是不将实情告知我们,就算是含光君也无法相帮啊!而且,”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桌面,“请含光君来的其实是李夫人您吧。”
    李夫人一愣,然后点点头,“不瞒两位,确实是我请的含光君,”说到一半却欲言又止,看了两人一眼,最终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其实我是有一些关于我夫君的事想告知两位。”
  “哦?愿闻其详。”白皙的手掌轻摇折扇,一双凤眸略带笑意的看着她。
    李夫人理了理思绪,轻声开口,“我发现我的夫君最近有些奇怪,每天夜里都出去,本来我也没太在意,以为他只是去如厕了,可是有一天我凌晨醒来也不见夫君回房,接连几天都是如此,我问他他却让我不要多想,最后我实在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于是一天晚上决定偷偷跟踪他,可是跟到一半时却将夫君跟丢了,”似是说累了,李夫人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然后她的脸上浮现了惊惧之色,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是几天后,我却在府里看见了一个女鬼。”
  “女鬼?”雪若冉疑惑的看向她。
    李夫人点点头,“没错,女鬼,而且这女鬼身穿大红嫁衣,脚穿一双精致的红色绣花鞋。”
  “你对李公子说了?”
  “嗯,可是他不信,说我只是太累,让我多加休息。”李夫人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开始也以为我是太累了,结果接下来几天我没看到女鬼,可是那双红色绣花鞋却如影随形的跟着我,怎么都摆脱不了,即使我把它拿去丢了,第二天依然会出现在我的卧房里。”
    女鬼?嫁衣?绣花鞋?手指轻扣桌面,唇角微勾,若有所思。

【魔道】情深不羡(四)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看到不远处那些采莲蓬的小船,雪若冉突然来了兴趣,“蓝玥,我们去采莲子吧!”
    不等他回答,某人便拉着他跳上了船,拿起船头的船桨顺手划了两下,却发现小船虽然晃了晃,却依然停留在原地。
    雪若冉不死心,又划了几下,却在原地打起了转儿,正在某人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从旁边传来一声轻笑。
    立刻转头,却发现蓝玥一张俊俏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冰蓝色的眸子微眯,雪若冉的语气有些危险,“蓝玥,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没有。”蓝玥一本正经的摇摇头,一双琉璃眼眸干净澄澈。
  “算了。”雪若冉又转头去捣鼓船桨了,嘴里不停嘀咕,“我就不信我连个小船都制服不了!”
    一旁的蓝玥像是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样,走过去默默拿过某人手里的船桨,熟练的划了起来。
    雪若冉一愣,掩饰性的咳嗽两声,“魏公子是云梦人,蓝玥你水性肯定不错,会划船也是应该的。”
  “唉?蓝玥你看,好大的莲蓬啊!”某人说着将刚摘的一个莲蓬晃了晃,“这莲子啊不仅好吃,而且还养心安神。”
    雪若冉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往船里放莲蓬,蓝玥也尽职尽责的朝莲蓬密集的地方划去。
    看着一脸严肃划船的蓝玥,正在采莲的雪若冉眼珠转了转,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蓝玥正准备换个站姿却突然听到某人的惊呼,急忙走过去想要看看,刚走到他身边哪知道雪若冉手一扬,一连串水珠飞起,蓝玥躲闪不及,正好全落在他身上,而某人自己则往后一退,两脚虚虚的站在一片莲叶上。
    晶莹的水珠顺着那张俊秀的面容滑下,或许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蓝玥难得显出几分无措和懵懂。
  “哈哈——”雪若冉看他这幅样子瞬间大笑,笑了一会,见他没反应,直起身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蓝玥,你不会生气了吧?”
  “哎呀,我就和你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嘛!”说着剥了一颗莲子往前一扔,“来,吃颗莲子消消气。”
    蓝玥伸手接住那颗莲子,那上面仿佛还残留着某人手上的温度,忍不住摩擦了两下莲子,眼眸微垂,长长的睫羽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声音有些不自然,“没生气。”
  “没生气就好。”雪若冉点点头,不经意瞟到旁边的一朵莲花,嘴角微勾,脚尖几个轻点落到蓝玥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蓝玥啊——”
  “嗯?”不解的看向他,不明白突然突然喊他干什么。
    雪若冉突然往前一倾,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蓝玥还没反应过来就发觉耳边一凉,耳上也多了些重量,一阵莲香飘散在周围。
    蓝玥伸出手想要将耳朵上的莲花拿下来,雪若冉眼疾手快的按住了他的手,然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赞叹道,“不错,真不错,鲜花配美人啊!”
    白色的莲花上透着淡淡的粉红,夹在蓝玥的耳边,再配上他那张白皙精致的俊秀面容,真真是一个美人啊!
    听到某人的赞叹,蓝玥白皙如玉的耳垂渐渐染上一层粉红,雪若冉身上淡淡的香味儿萦绕在鼻尖,被按住的手微微发热,广袖下的另一只手不自在的蜷了蜷。
    看着船里的莲蓬,雪若冉拍拍手,“好了,莲子也够多了,我们走吧。”
    蓝玥低低的应了一声,取下耳上的莲花趁某人不注意时收进了乾坤袖里。
    临走前某人还顺手摘了几朵莲花和藕叶。
    蓝玥看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明显是要下厨,“你还会做饭?”
  “那当然。”雪若冉骄傲的微扬头颅,“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蓝玥看着他那副样子,竟然隐隐生出了几分期待。
    等蓝忘机和魏无羡回来的时候,刚走到院中,便闻到了一阵芬芳扑鼻的香味儿。
    魏无羡一愣,然后眼睛发亮,兴冲冲地拉着蓝忘机往里走,“蓝湛蓝湛,是莲藕汤的香味儿!”
    两人走进屋里的时候,就看到桌上摆满了菜肴,雪若冉正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见到两人,笑道,“含光君和魏公子回来的正是时候,马上开饭。”
    魏无羡看到这一桌子的全藕宴,两眼发光,一下就蹿到了桌子边,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藕喂进嘴里,一愣,然后立刻招呼一旁的蓝忘机,“蓝湛蓝湛,快来吃,这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蓝忘机坐到他身旁,慢条斯理的夹起魏无羡放进他碗里的藕,咀嚼几下,一向波澜不惊的眼眸里泛起一丝涟漪。
    魏无羡看到他的反应后笑道,“蓝湛,是不是很好吃啊?”
    蓝忘机点点头,藕块软糯适中,咸中带点儿甜,两种味道很好的糅合在了一起,让人欲罢不能。
    魏无羡看向雪若冉口齿不清的问道,“若冉啊,这菜是你做的?”
    某人点点头,“看到家仆正在采莲,就找他们买了些。”说着将一盘藕片移到魏无羡面前,“魏公子尝尝这个凉拌藕片,味道偏辣。”
    魏无羡夹起一片喂进嘴里,然后大叫好吃。
    等到一顿饭下来,满满的一桌菜已经所剩无几,就连蓝忘机也难得多吃了些。
    魏无羡摸着自己鼓起的肚子,感叹道,“真是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下人收拾掉桌上的盘子,又端上来几盘糕点。
  “天啊,若冉,你到底做了多少吃的?”魏无羡惊叹,手控制不住的向盘子里伸去。
    某人笑笑,“魏公子还是少吃点吧,免得消化不良。”
    闻言蓝忘机轻轻拍开了魏无羡不停伸向盘子的手,魏无羡讪讪的收回了手,然后委屈的看着蓝忘机。
    明知魏无羡是在装,蓝忘机还是不忍他露出这幅委屈的样子,拉过他的手轻轻地揉着。
    魏无羡立刻眉眼弯弯的笑看着他,“蓝二哥哥最好了!”
    眼里闪过无奈,但蓝忘机的眉眼却显而易见的柔和下来。
    雪若冉别开脸,他怎么觉得眼睛这么痛呢?这种被秀一脸的感觉。
    蓝玥却是早已习以为常,非常淡定的继续吃着糕点。

【魔道】情深不羡(三)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几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李家,这个李家看起来是一户富贵人家,一听到含光君来了,家丁立刻将几人带往大厅。
    雪若冉看着四周的景色,虽是风景宜人,但是……
    几人在大厅落座,不一会儿主人家就到了,来者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男俊女貌,站在一起很是般配。
    李非的父母早亡,给他留下一份颇为丰厚的家业,凭着小时候的耳闻目儒,产业经营的还算不错,及冠之后娶了青梅竹马的妻子,一家人和和睦睦,过得幸福美满,可惜好景不长,家里不知为何经常出现游魂孤鬼,请了几位仙家修士,均都查不出原因,闹得家里是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雪若冉几人听了事情的缘由,决定先四处看看,结果一番查探下来,却没有什么发现。
  “这座宅子确实有古怪,阴气极重,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到任何鬼魂。”魏无羡转着手里的陈情,漫不经心的道。
    蓝玥点点头,“确实,而且那个李非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还有那个李夫人也有点奇怪。”雪若冉紧接着说道。
    魏无羡看向一直未说话的蓝忘机,“蓝湛,你怎么看?”
    蓝忘机收回看向远方的视线,不紧不慢的道,“这座宅子里有一个阵法。”
  “阵法?”蓝玥若有所思,随后疑惑发问,“可是这里的灵气并不浓郁啊!”
    魏无羡笑眯眯的道,“灵犀啊,这有聚灵阵自然就有聚阴阵咯!”
  “聚阴阵么?”蓝玥重复道,若有所思,“看来我们只有先在这里住下了。”
    几人同意,李非两夫妻一听到他们要住下,立刻高兴的引他们去厢房。
    是夜,雪若冉睡不着,无聊出来转转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跟上去一看发现是这家的男主人李非。
    嘴角弯了弯,这大晚上的,背着妻子出来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呢!
    隐匿气息悄悄地跟了上去,路过一间厢房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听着里面传来的喘息呻吟声,某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位,感情真好啊!
    一路上左弯右弯,在李非小心谨慎的带领下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看上去是一间很平常的祠堂,在李非推门进去后,某人扒在门外偷看,只见李非先是对着供奉的佛像拜了拜,然后在那佛像身上一摸,下一秒那面墙便旋转180度,露出了里面的密室。
    在李非进入密室后,那面墙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雪若冉等了一会,然后照着之前的手法打开了密室,继续跟上。
    这密室设计的倒也简单,一条路直通到底,走到尽头的时候,就看到李非正跪在地上,面前的桌子上供奉着一幅画,画中是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很漂亮的女子,让某人注意的是那桌上还放着一双很精致的绣花鞋。
    眼眸微眯,手上轻轻转着折扇,这户人家有点儿意思啊!
    雪若冉打着哈欠靠在凉亭里的柱子上,昏昏欲睡。
    蓝玥翻着手里的书籍,看他一眼,“你昨晚没睡好?”
  “还好吧。”某人摆摆手,并没有把昨晚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
    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两道人影,“含光君和魏公子呢?”
  “父亲和爹爹说去四周转转,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吧。”某人点点头,趴在栏杆上无聊的看天,视线不经意瞟到不远处的荷塘里,发现有人正在采莲蓬挖藕,眼珠转了转,突然站起身。
    蓝玥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雪若冉一把拉起蓝玥,朝荷塘走去,“走,我们也去采莲。”
    蓝玥无奈,却也没有说什么,任由他拉着往那边走。
    李家的下人看到两人,急忙恭敬地行礼,这可是姑苏蓝氏的弟子啊!
    雪若冉蹲下身看着刚挖出来的那些藕,捏碎一块拿起来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这些藕和莲子能不能给我一些?我会付你们钱的。”
    家仆一听某人要付钱,急忙摆手,“大人是李家的贵客,怎敢要大人的钱,只是一些藕和莲子而已,大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雪若冉微微一笑,“怎可白拿,钱我会付的,等会你们能将厨房借我用一下吗?”
  “厨房?”家仆不明所以,“大人是要下厨吗?”
    某人笑眯眯的点头。
    家仆是没想到这样的世家子弟还会亲自下厨,却也是同意了。

【魔道】情深不羡(二)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对了,蓝玥你找我有事吗?”
    蓝玥点点头,“父亲和爹爹过两天要带几个小辈去夜猎,你去吗?”
  “去去,为什么不去?”雪若冉一听这话顿时高兴起来,“这一个月在云深不知处憋死我了,再待下去我一定会长霉的。”
  “走走!去收拾东西。”某人说着拉起蓝玥就往前走。
    遮在广袖下的手不自在的蜷了蜷,蓝玥最终也没甩开拉着他的那只手,只是耳尖弥漫了一层浅浅的粉红。
    魏无羡看着前面的身影,意味深长的笑道,“蓝湛,咱们的小儿子恐怕是要……”
    蓝忘机捏了捏与他十指相扣的那只手,淡声道,“顺其自然。”
    魏无羡一愣,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又被蓝启仁训斥赶出去的雪若冉撇撇嘴,蹂躏着手上的兔子,不经意的一瞟,正好看到不远处横着一张古琴,抱着兔子慢悠悠的晃过去,蹲下身随手弹了一下,声音悠扬悦耳,是把好琴。
    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在,索性席地而坐,手指轻轻一勾,动听的琴声袅袅而出,薄唇轻启,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
    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
    磷灯点满城阙 照彻天不夜
    看见什么 灰飞烟灭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今宵于风露中 星辰非昨夜
    都不似谁眼睫
    眉间点血 衣上牡丹
    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 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 凌霜傲雪
    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
    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 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
    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
    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幽幽陈笛恰是谁当年谱写
    无意扣紧按在琴弦的指节
    似曾相识笑靥 惊鸿忽一瞥
    原来从未忘却
    眉间点血 衣上牡丹
    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 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 凌霜傲雪
    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
    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 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
    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
    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
    一曲终了,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得到微风拂过的簌簌声,而原本散在周围的一群白团子此刻却三三两两的聚到了某人的身边。
  “啪啪!”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这曲子唱的真好!”
    循声看去,只见魏无羡等人慢慢地走过来,几人都惊讶的看着某人。
  “没想到你不但会弹琴还会唱曲啊!”魏无羡没个正行的斜倚在蓝忘机身上,语气里透着赞赏。
    雪若冉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草屑,“只是会一点罢了。”
  “诶?这曲子很特别,以前从没听过,是你自己作的吗?”
  “嗯,有感而作。”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对面两人一眼。
  “有感……吗?”魏无羡呢喃,蓝忘机紧了紧与他相扣的手,魏无羡摇了摇头,笑道,“我没事。”
  “嗯,我在。”低沉悦耳的声音让人无比心安。
    一行几人出了云深不知处,一路东行御剑而去,不到一天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雪若冉一边走一边观赏着四周的景色,“我还以为是去猎杀山精鬼怪,原来是有委托的啊!”
  “没错,这边一位姓李的大户人家指名光君。”魏无羡转了转手里的陈情。
  “啧啧~~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雪若冉感叹道。
  “噗——”魏无羡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然后哈哈大笑,拍着蓝忘机的肩膀,“蓝湛啊,你竟然被比作猪啊!”
    蓝忘机默默地看了他一眼。
    雪若冉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再看一眼含光君冷若冰霜的脸色,心里也有点儿尴尬,连忙解释,“魏公子,我这就一个比喻。”
    蓝玥的嘴角微微弯了一弯,看一眼某人手里的折扇,“你为什么不佩剑?”
  “我没剑怎么佩剑?”雪若冉转了转手里的折扇,不甚在意的道。
    魏无羡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家儿子转移话题,而后听到某人的话,也是一阵惊奇,当初他不佩剑是因为没了金丹,而这位干脆连剑都没有。
    看着众人惊讶的眼神,雪若冉笑了笑,“我不太习惯用剑。”

【魔道】情深不羡(一)

·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原创角色是女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主讲忘羡儿子的故事,会有忘羡客串,女主有bug存在,不喜勿入。


    云深不知处,这个时间点,本是众位弟子上课的时候,然而小径上却有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而且有一人还在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些什么。
  “我说蓝二公子啊,你就这样把我带回云深不知处你就不怕含光君说你吗?”
    一旁一直沉默走路的人看了他一眼,平静的回道,“父亲和爹爹出去夜猎了,并不在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你不是没有地方去吗?”
    那人刚想说什么就被这一句话噎住了,然后耸了耸肩,“好吧,反正我是你带回来的,到时候被说的人又不是我。”
  “嗯。”蓝玥点点头,“不会说你。”
    两人转了个弯却碰上了迎面而来的一男子,身着蓝家的蓝白校服,抹额覆于额上,容貌俊美,与蓝玥有五六分相似,看到某人时眼里闪过惊讶。
  “哥哥。”蓝玥恭敬地喊了一声,周身生人勿近的气息消散了不少。
    男子点了点头,笑道,“灵犀也会主动往家里带人啊!”
  “哥——”蓝玥无奈的拉长了声调。
    某人“噗嗤”笑了,蓝玥的这个字也是够了,然后暗暗打量这位世家排行榜第二的蓝大公子,随即感叹,不愧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长子,修真界的香饽饽。
  “蓝公子你好,我是雪若冉。”嘴角习惯性的勾起笑容。
  “你好,我是蓝瑾。”蓝瑾朝某人点点头,也在细细打量,这个雪若冉不仅有一双特别的冰蓝眸子,而且发色也是罕见的蓝紫色,一张脸俊秀绝伦,眉间的雪莲纹路上隐隐有银光闪过,虽着一身白衣,却是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
  “哥,若冉他想要在云深不知处求学。”蓝玥突然说道。
    听闻此话的雪若冉瞬间睁大了眼睛,不是,我什么时候说要在云深不知处求学了呀,蓝玥你都没问过我好么?
    而在蓝瑾的视线看过来的时候,雪若冉还是点了点头,附带一个优雅的笑容。
  “嗯,雪公子来得正是时候,明天正式授课,灵犀你带雪公子去安排一下吧。”
    再一次听到了“灵犀”这两个字,雪若冉也不在意蓝玥没问他的意见了,被人领着走时,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哈哈~~蓝玥没想到你的字竟然是‘灵犀’,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蓝玥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耳尖悄悄爬上了一抹粉红,“爹爹取的。”
  “我想也不是含光君取的。”雪若冉笑完之后拍了拍他的肩,“不错的字,唉?你叫灵犀,那你哥呢?”
  “不离。”
  “不离?”抽出插在腰间的墨色折扇转了转,“含光君取的?”
  “嗯。”
  “啧啧~~感情真好。”
    ……
    蓝瑾看着并肩走远的两人,心头划过一抹异样,这雪若冉的性格和爹爹很像啊,只怕自家弟弟……
    自从被蓝玥领进云深不知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雪若冉终于亲身体会到这里是有多么无聊了,偏偏他还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三天两头的被蓝启仁抓住抄家规,日子过得不可谓不苦逼。
    这天某人刚在静室不远处的草地上蹂躏那一群雪白的兔子,顺便思考等会翻墙去哪里玩儿,一门生赶来告诉他蓝启仁有事找他。
    雪若冉眉头跳了跳,心里已然知晓是何事,跟着那面露复杂之色的门生去了。
    所以当蓝玥寻到某人的时候,就见他正在倒立抄家规,说是倒立,其实是趴在墙上,手上根本就没出多少力。
    雪若冉看到来人是蓝玥,心里松了一口气,一个翻身站在地上,正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大笑响起。
    手抖了一下,抬头看去,竟然有人敢在云深不知处大声喧哗,也是厉害。
    只见不远处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并肩而立,虽然都是一副俊美出尘的面容,只不过一个冷淡一个笑意盎然,雪若冉一下就明了了那两人是谁。
  “哈哈~~蓝湛,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叔父背后贴字,有胆色!”魏无羡说着看向某人,眼里闪过赞赏。
    蓝忘机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琉璃色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笑意。
  “含光君,魏公子。”雪若冉恭敬地朝他们行了个礼。
    蓝忘机对他点点头,走到旁边拿起了某人抄的家规,随后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哟呵,这字写得很有我的风范啊!”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手里的纸张笑道。
    确实,某人写得字那叫一个龙飞凤舞,笔走龙蛇,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偏偏他没抄错也没少抄。
    魏无羡拍拍雪若冉的肩膀,“听门生说你这一个月过得很精彩啊,逃课喝酒打架一样不落,还在先生背后贴字条,比我当年玩得还溜!”
  “呵呵~~”某人不自然的干笑两声,这种事真不是值得好炫耀的,要不是云深不知处太无聊,他至于这样嘛!
  “不过,我看就是你这发色太显眼了,不然怎么会被叔父盯着。”
    雪若冉摸了摸自己蓝紫色的长发,深表同意的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不然也不会被先生一抓一个准了。”转头看向蓝玥,“蓝玥,你说我要不要去找个法子将头发弄成黑色?”
    蓝玥盯着他的头发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清冷却夹杂着一丝别的什么,“不用,这样挺好的。”
    雪若冉并没有发觉不对,挠了挠头发,“好吧,那就算了,要是变成黑色我也会很不习惯的。”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自家儿子。